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春晚由“新年俗”变成了“新庸俗”  

2010-02-24 07:19:4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浩月

 

  今年春晚完全可以因以下三个原因而成为最差的一届春晚:其一,作为春晚招牌的赵本山小品风光不再。晚会结束不久,小虎队的《再聚首》以超过两倍的支持率,将《捐助》甩在了身后,而随后某网站发起的“最烂节目”评选活动,《捐助》获得了总票数的47%,登上第一名位置。刘谦的魔术和王菲的新歌,在关注度和好评率方面,总体上也超过了《捐助》。赵本山小品是伴随着春晚一起没落的,人们对春晚的最大期待,也极有可能从此消失,赵本山构建娱乐帝国的宏大设想,也会因为在本届春晚表现不佳而有所受阻。

 

  其二,本届春晚是缺点被放大到极致的一个春晚。在央视通过自身平台对春晚进行一番猛炒后,大家发现演员无非还是冯巩、姜昆、巩汉林、黄宏、蔡明、郭达、郭冬临等一批老面孔。以往这些春晚老将还能勉强将节目凑点彩出来,今年干脆一个像样的语言类节目也没推出来;在节目形式创新上,也仅有小虎队再次集合亮相,算是给人带来了些耳目一新的感觉;“推新人”这个被空喊了几年的口号,更是彻底消失,有人说王小利算是春晚上的新面孔,但这位早就通过《刘老根》、《乡村爱情》等电视剧为观众所熟悉的演员,怎么看都不能算是春晚推出的新人。

 

  其三,春晚剧组的不思进取在加速春晚的庸俗化。无论是北京卫视的《阳仔演笑会》,还是辽宁卫视的《就差钱》,“本山集团”今年春节打造的另外两个节目,在效果上都要强于《捐助》。一档晚会的质量好坏,剧组的策划至关重要,央视春晚剧组将众多既不娱乐也无创意的节目凑到一起来,还美其名曰“节目精彩难取舍,零点之后需延时”,明显自信得有点过头了。

 

  以往人们反思春晚不好看的原因时,通常会将部分责任归到自己身上,比如娱乐选择多元化了,大众审美水平提高了等等,但虎年春晚通过自身的表现说明,这就是一场自以为很贴近群众的无聊节目大拼盘。大众的娱乐选择再多,审美水平再高,也扛不住多年下来养成的收视习惯,会将春晚当作春节娱乐首选,但春晚剧组如果不能把握住这样的机会,用不了几年,人们再提到春晚,将不会再默认它是专属于央视的了。

 

  春晚的堕落不只体现于质量的下降,它的“贪大求全”以及对商业利益的妥协,一点点向底线逼近。对央视来说,其人才和平台的双重优势如果得以自由发挥,相信编排出一档创意十足的春晚并非难事。然而春晚的节目属性,注定了它不能单纯地娱乐,国家发展、时代进步、道德风尚等宏大命题,均要通过春晚有明确的体现,这无疑将春晚的娱乐空间挤掉了不少。历届导演都曾感叹过“春晚难办”,其实还不是众口难调的问题,而是“螺蛳壳里做道场”,实在展不开手脚。

 

  春晚在其结束后的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内,都是大众高度关注的话题。但虎年春晚留下的话题其实并不多,分量也不重,除了赵本山小品、刘谦魔术揭秘、韩寒与刘谦短暂的博客交锋外,再无其他有趣的或者有延续性的话题讨论了。掐指算来春晚历史也将近30年了,早期春晚是当红歌曲和歌星的孵化器,后期春晚是年度流行语的诞生地,而虎年春晚过后却什么也没有留下。去年曾有人撰文称进入“后春晚时代”,那么今年我们已经可以真切地体会到“后春晚时代”第二年的春晚是多么地无聊、无趣和无味了。

 

  2007年,关于春晚究竟是“新年俗”还是“伪民俗”的争议持续了整个春天。这个由电视创造的习俗,的确因受众面广、从众者多而以“新年俗”的身份跻身人们的春节生活中。如果春晚能秉承其早期的开放与包容,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将港台和海外文化融入其中并不断诞生新的流行文化,那么到今天,它定是“新年俗”无疑。然而,近两年来舆论对春晚的批评不断升级,将它和“新年俗”联系在一起的少了,和“新庸俗”说法联系在一起的倒是甚嚣尘上,商业广告,演员假唱,职业领掌,企业拜年,主持人皮笑肉不笑,以及部分语言类节目并不高明的搞笑桥段等等,都成了春晚庸俗化的构成部分。

 

  是什么让春晚从“新年俗”变成了“新庸俗”?答案或许不止一个,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经济大步跨越式发展的背后,文化的脚步仍然被种种负累裹挟着,难以实现同频的进步。在经济收入可以换来自信的时候,文化的作用被轻视了。更具直观效果的货币,成为衡量一个产业、一个群体、一个单位成绩或成就的唯一标准。商业准则理直气壮地取代了社会准则。以资源换利益,以影响换利益,交易成为大批人的人生信条。在此大背景下,文化丧失了提升人、陶冶人、影响人的功能,赚钱成为文化产品最直接和最重要的目的。在创作者和受众都失去对文化产品的质量要求之后,粗制滥造者四处通吃的时代便来到了。春晚作为大众文化的产物,自然难逃这个规律。

 

  观众对春晚“庸俗”的激烈批评,是自身文化意识近似本能的觉醒。辨别通俗与庸俗之间的差别,并非想象中那么困难。每一个了解时代发展节奏、对社会有所认识的人,都会真切地感受到身边正在发生什么,而当所看所闻的一切,与自己的感受并不吻合甚至相悖时,自然会产生被欺骗后的愤怒。

 

  在这声声批评中,春晚又走过了今年,明年是否依然迈着老旧的步伐继续落伍?依旧是待解之题。而作为观众,要从虎年春晚开始,真正把春晚当作过去时,完全放弃对它的期待,与其惋惜一档拥有全世界最多观众、最高收视率晚会的黯然老去,不如行动起来,多多参与和创造一些新的娱乐形式,丰富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春节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8187)|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