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六里庄的青年们还能改变世界吗  

2011-01-04 09:05:03|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浩月

 

六里庄是北京的一个地名,和圆明园、五道口、蓝靛厂、唐家岭等地名一样,它们因为聚集文艺青年和“北漂”而得名。初入北京的外地人,会对他们长期逗留的某个处所情有独钟,他们通过口头传播、文艺作品传播和媒体传播等多种形式,强调自己与这个地名的联系,顺便解释自己与这个城市的关系。庞大的城市因此被分割成无数个带有浓厚自治特征的村落,它们也成为漂泊者的第二个精神故乡。

 

“麻雀瓦舍”是北京新兴的一处文艺演出场所,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寓意。冬天的“麻雀瓦舍”很容易让文艺青年们产生亲切的熟悉感,由工厂厂房改装的舞台所特有的空旷与冷意,需要充足的青春的温度才能抵御。前排观众席上,贴心的男青年一次次从随身携带的超大暖水杯里倒出热水,往身边女朋友的身体里添加热量,舞台上正在演出的《六里庄艳俗生活》已经进行到第三轮。

 

戏里的角色对于六里庄的记忆是相同的,他们来到六里庄都是在寒冷的冬天,天上飘着鹅毛般的大雪,或许只有这样的环境,才符合他们是“人生失败者”的身份,一个自欺欺人过上“梦幻无痛”生活的说书人,一个失去爱情的浪荡子和他那条叫“老王”的狗,一个迎合城市恶俗消费但却屡遭厄运的生意人,一个自视为来自30亿年前身份为草履虫的妄想症患者,他们来到六里庄,却不甘心默默无闻地生活,仍然囔囔着要改变世界。

 

六里庄的人们身上印着清晰的时代伤痕,“改变世界”这句话不少于20多次出现于戏里,曾经的摇滚青年崔健唱过,“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苏芮也曾唱过,“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个人在世界面前的渺小已成这个时代的常识,六里庄的人们要改变世界的想法也只能停留在口头上和想象中,因为他们集体活在过去,活在那个只允许歌颂和谐强盛的大唐,而众所周知历史是无法被改变的,六里庄的人们对现实的不满,也只能靠消解崇高、躲避锋芒、近乎自虐式的方式来进行宣泄和排解。

 

《六里庄艳俗生活》是一部无法归类的作品,虽然宣传单上印着“相声剧”的字样。它是近年来网络段子写作走到极致化之后的一个产品,每一段台词都打磨得像一柄精致闪亮的匕首,闪烁着语言的魅力和表达的智慧,全剧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巨大的信息量,让人赞叹剧本创作者贯穿古今、精练吏事、擒纵自如的写作能力。比语言艺术和舞台艺术更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文本价值,它的文本是在畸形文化土壤中生长出的一朵奇葩,它把独立于传统之外的第二套语言体系已经搭造建设完毕,在这个语言体系里,到处都是暗语,但谁又都能听得明白。

 

《六里庄艳俗生活》注定是戏剧市场里的少数派,它是曾经和现在生活在六里庄以及类似地界中的文艺青年们的福音,他们通过秘密电台、口口传播的方式聚集,一起回到唐朝共话“秦时明月”。在孤独凄冷的六里庄,他们用“耍流氓”来掩饰自己的纯情面孔,用“醉生梦死”抵挡内心的千疮百孔,而他们试图改变的世界,车轮依然滚滚向前。

  评论这张
 
阅读(2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