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网络热词:时代万花筒里的黑洞  

2012-05-25 16:49:23|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背景

 

眼下,网民用层出不穷的网络造词运动,创造出一个个小时代来:人人喊打的“毒胶囊+明胶”说明了当下药品、食品危机的时代,对号入座的“吊丝+高富帅+普文二青年”代表了身份焦虑的一代,连生老病死这类终极性的哲学问题,也有了网络特有的表达方式,即“生不起+祭不起+死不起+老不起”……

 

但这些“时代”就像一个个短命的王朝,跟着热词一起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网络江湖的历史,很大程度上是以“热词”的形式被记录和书写的。有别于社会主流文化的价值和审美,“热词”的表达方式和话语体系带着浓厚的“江湖气”。从中,网友们“快意恩仇”,满足着自己在现代社会的一种身份确认、诉求乃至于娱乐、消遣的需求——“热词”几乎具备网络文化所有的典型特质。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热词背后的网络文化也似乎沉淀出一套与社会主流文化并不完全重合的价值体系和生活方式。它造成了什么样的冲击,我们该如何看待和评估?

 

 

嘉宾核心观点


    韩浩月(著名文化评论人):热词是在网络平台上流通的表达方式,是网络话语体系中闪光的“珠宝”,网络热词与现实生活中使用的语言相较,两者并不完全重合。由此产生的网络文化和现实主流文化,甚至会产生局部的冲突。产生于网络文化的“热词”,形成快、寿命短,缺乏厚重性,且与社会体温隔有一个中间地带,很难直接影响或提升社会现实的体温。但它能刺激社会的“痛点”,唤醒社会肌体里的良性细胞。

 

高明勇(《新京报》评论员,“时代热词”栏目编辑):如果说网络热词存在某种文化属性的话,我宁愿称之为消费文化或娱乐文化,或快餐文化。热词所构成的图景,当然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写照,是时代生活的一个个标签。如果民众有了其他的疏导途径,热词可能会从“浓缩观点”转向“浓缩知识”,回归到本来的面目。

 

马季(网络文化研究者,中国作家网副主编):时下畅销的“热词”类图书,反映的是当下社会最为人关注的部分,并且借助影视媒体扩大其社会影响力,深得受众的青睐。但多数流于表面化,其社会性远大于文学性,共性远大于个性。如作品的形式或内容有一定创新,也是值得肯定的。

 

曹保印(著名评论员):“热词”作为一种新生词语,本来就只是一粒种子,经过网民和媒体的“加热”才发出“芽”来。所以“热词”并不是对现实的一种夸张,它精准地捕捉到了整个现实的某种社会心态。而要让这颗发芽的种子正常、健康地成长,并结出甜蜜的果实,需要水分、阳光和土壤,更需要网民、媒体、权力部门正视“热词”背后深层次的社会心态、文化心理、利益诉求等。


 

网民海选出的热词是生活的高度浓缩

 

记者:热词的文化属性是什么?能不能说,热词是当下现实的一种网络表述方式?

 

韩浩月:网络上流行的热词,或者是创造的新词,或者是将旧词挖出来重新赋予新意。当旧有的表达方式,无法传递出一种强烈的情绪时,网民会创造出富有“新味”的词汇来。这些新词要么很直白,如“高富帅”;要么带有暗语性质的,如“官心病”。若创造的新词恰好蕴含了基于当下一些现实状态的某种公共情绪,那这词会在网络传播中迅速爆红成热词,成为众网民集体心声的一个代言符号,大家彼此会心一笑,心照不宣。总之,“热词”的产生,与消费政治、消费情绪等联系在一起。

 

马季:热词是多元的,它本身不排斥任何形式的借用、转用,网络营销只是其中的一个小窗口,而且流动性极快。

 

高明勇:如果说网络热词存在某种文化属性的话,我宁愿称之为消费文化或娱乐文化,或快餐文化。热词所构成的图景,当然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写照,是时代生活的一个个标签。比如说,近两年来,不少媒体或机构都热衷于发布年度热词和年度汉字,以“词媒体”定位的互动百科网站为例,其公布的2011年互联网十大热词榜完全榜单中,年度十大热词分别是“HOLD住、乔布斯、高铁、地沟油、校车、郭美美、伤不起、PM2.5、谣盐、占领华尔街”,2011年年度汉字是“限”。一方面,这些热词确实是消费文化的一部分,或者称之为一种流行文化,另一方面,这些耳熟能详的热词又是我们现实生活的生动写照,从民意角度看,这些经过网民“海选”出来的热词是生活的高度浓缩,又高度代言着我们的时代。

 

曹保印:从“热词”的产生规律上看,它是纯粹民间的造词运动。“热词”并不是对现实的一种夸张,它带有非常浓厚的现实心态。“热词”作为一种新词语,本来就只是一粒种子,经过网民和媒体的“加热”才发出“芽”来。而要让这颗发芽的种子正常、健康地成长,并结出甜蜜的果实,需要水分、阳光和土壤,更需要网民、媒体、权力部门正视“热词”背后深层次的社会心态、文化心理、利益诉求等。

 

记者:有些热词与网络营销好像也有一些联系?

 

韩浩月:一些话语精英、明星名人获取粉丝的方式之一,便是在微博中用“热词”。因为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一般的民众觉得他们是遥远的,更不可能有交流机会。而“热词”作为彼此联络的一个相同点,让精英们获得了粉丝的拥戴,粉丝也因“缩短”了与偶像的距离获得了某种满足。

 

高明勇:这一点,我认为需要和某些百科网站的经营模式或盈利模式结合起来,作为专门性的网站,不会毫无利益追求地去制造热词,一旦这成为一个类同于门户网站的平台,必然会迎合一些公司或机构的营销需求,并不奇怪。

 

曹保印:出于商业利益等方面的目的,确实有一些“热词”是被幕后操纵出来的,比如说“狼爸”就是出于图书销售。所以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网络热词并不完全代表民意,不能等同于社会的主流。

 

记者:传统的出版界与网络文学联姻频繁。作为网络文学的一种,以“热词”或“流行体”为中心的出版物一直畅销不衰。您怎么看待这类型的书的价值?

 

韩浩月:“热词”最大的价值,是它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发讨论时。等到脱离网络集结成书,时间已过,空间已变,民众的视野早就转移到更新鲜的热词上,旧的热词的生命活力也就基本丧失殆尽,没有多少传播的价值。

 

马季:这一类作品反映的是当下社会最为人关注的部分,并且借助影视媒体扩大其社会影响力,深得受众的青睐。但多数流于表面化,其社会性远大于文学性,共性远大于个性。如作品的形式或内容有一定创新,也是值得肯定的。

 

高明勇:就像热词的“速读”一样,相关的书籍也具备“速读”的特点,同样,就像热词的“速朽”一样,相关的书籍也具备“速朽”的特征。一个以“快”出名的时代,会产生“轻阅读”的需求,但热词类书籍也因此而不会“厚重”起来。

 

 

制造热词主要为寻找群体共性


记者:都是谁在制造热词?这能满足人们什么样的需求?

 

韩浩月:名人明星、公众人物发言在点燃造词风暴上的速度最快,比如宋丹丹要请潘石屹喝拉菲引发的“丹丹体”,引发网友的疯狂模仿。有趣的是,宋丹丹本人无意制造热词,但由于这些话语精英们时常不能说出让民众满意的话来,于是民众在名人话语的基础上,强行地加入自己的思想,这样既实现了让名人替民众说话的意图,也借助名人获得自己的发言权。

 

更多的热词来自网民的创造,自2009年“贾君鹏体”走红之后,一名普普通通的网民在某个普普通通的论坛上的发言,掀起造词热潮已司空见惯,我们不难发现其蕴含的群体情绪,在戏谑的表面下,有理想泯灭带来的失落,有对回归真实生活的强烈渴望。

 

马季:应该说它来源于事件本身,没有事件就没有热词。如果事件比较复杂的话,我想,主要还是知识阶层在制造热词,热词是化繁为简的一种方式,便于受众迅速接受并快速传播。

 

高明勇:制造热词的推手很多,但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百科类的网站,比如互动百科、百度百科等,一个是网友。当然,热词产生的土壤是当下转型期出现的波澜壮阔,乃至超乎公众想象力的社会生活。因此,热词满足的也是公众不同层面的需求,有对知识的渴望,有对信息的追求,有对娱乐的消费,不一而足。

 

记者:能够流行起来的热词、流行体,一般而言具有哪些特质?

 

韩浩月:首先要讲究个性化,从字面到词义,要到惊世骇俗的地步,这也是网络文化的基本特征;其次,含义和概括性要比较宽广。比如说“高富帅”,它既是某一群体的身份符号,也蕴含着一种微妙的感情,是羡慕、嫉妒还是恨,怎么说都可以,任何群体都可以从中找到和自己相关的情绪。

 

高明勇:中国的互联网目前已进入“快传播”时代,甚至出现了以互动百科为代表的“词媒体”,就是将词作为传递信息载体,最大限度地加快传播和记忆的速度,将特定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进行超浓缩,以便于口口相传的新锐时代。而“热词”所具备的特质就是更具时效性、更具浓缩力、更具传播性。


热词的热度不能等同于现实社会的温度

 

记者:网络热词作为一种新的表述方式和话语体系,会给固有的主流文化秩序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韩浩月:热词是在网络平台上流通的表达方式,是网络话语体系中闪光的“珠宝”,网络热词与现实生活中使用的语言相较,两者并不完全重合。由此产生的网络文化和现实主流文化,甚至会产生局部的冲突。事实上,网络文化求新求变讲究个性,影响更多的是年轻人,以及文化产业的从业者,如媒体人士等;现实主流文化有着比较稳定的审美标准和价值判断,代表群体是遵从现实生活秩序的人。

 

网络文化缺乏厚重性,作为其主体的流行文化可能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几天内形成的,而现实主流文化可是有几千年的积累。事实上,在前些年,无论热词在网络上有多火爆,但也只过是网民之间用于网络文字交流的暗语罢了,难以进入人们的现实生活。

 

马季:重新命名,即创新性是网络热词最有价值的地方,它作为固有秩序的补充与刷新,带来冲击当然是难免的,时代在发展在变化,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而且热词具有强烈的当下性,能够在大众中产生共鸣,虽然不属于主流文化,但其文化含义基本能被主流人群接受。应该说它借用了网络这一媒介进行传播,其实质还是信息生成的开放性和多元性。

 

高明勇:热词的产生,对于加速信息流通传播、瓦解固有的知识体系、构筑新的认知框架,都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比如,以前说起“躲猫猫”,我们的理解就是一种捉迷藏游戏,今天我们说起“躲猫猫”,更多的是指2009年2月,云南青年李乔明死在看守所,警方称其“躲猫猫”时撞墙。2010年1月,“躲猫猫”被收入上海译文出版社新编的《汉英大词典》,译为hide-and-seek。此外,最新流行的“高富帅”“白富美”之类热词,都刷新了我们的日常用语。不过,我认为就目前看,热词对固有的秩序有一定的影响,至于是否构成“冲击”,还有待观察。

 

其实,热词的影响大,并不代表冲击也很大。我在新书《微博问政的30堂课》中,提出目前有一种奇特的社会现象,就是各行各业、各类场合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语言模式作为人们日常交流的基础,由此一个社会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话语体系,即使是面对同一对象,也存在不同的表述。

 

曹保印:首先要分清楚什么是“主流”。网民也叫“网上的公民”,这一身份和现实中的其他身份是交叉在一起的。所以,“热词”里所蕴含的社会心态、利益诉求虽然不能代表整体,但也不能当成“小支流”忽略不计。

 

记者:能不能说,热词就是一根体温计,反映着社会现实的体温?热词会不会影响社会现实的体温?

 

韩浩月:热词的热度,并不等同于现实社会的温度。热词的温度就像是一口大铁锅里煮水,由于短时间内大量的人参与加热,锅里的水很快就加热到沸点状态,但离锅稍远的人就丝毫感觉不到这温度——因为“锅外”是更大的社会,在民众情绪的自动平衡和政府的管理下,社会的体温是保持相对恒定的。

 

所以,热词与社会体温中间有一个中间地带,很难直接影响甚至提升社会现实的体温。但是,通过“热词”集结在一起的网民,通过观点的集结表达了他们的诉求,这种诉求有明确的方向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对道德错误的修正。也就是说,通过不断的制造“热词”,刺激社会的“痛点”,唤醒社会肌体里的良性细胞。

 

“热词”本身不是一味药,但它却日益展露出所蕴含的力量,人数众多的新媒体网络平台,成为思想的风暴中心,有着用之不竭的创造力和推动力,以至于由传统媒体引导舆论的时代已经结束,群体创造正在改变着传播的性质和结构。

 

高明勇:这个比喻不错,热词是有温度的,这就是时代生活的体温。有时候,热词还像是一根银针,能准确扎中社会的穴位,比如“官二代”“高富帅”之类。这些热词来源于生活,又影响着生活,交错影响。

 

曹保印:中医诊断病情,讲究望、闻、问、切四位一体,同理,要号准整个社会的脉搏,也需要望、闻、问、切。“热词”毕竟只是通过“切”的方式反映了部分网民的温度。要感受到整体社会的温度,我们还需要望、闻、问。

 

记者:在社会制度持续改善、民众情绪有了更多疏导渠道后,热词制造会不会降低频率?

 

韩浩月:很多的“热词”其实是一种只有民间才能看得懂的“暗语”,用于发泄现实中的不满,表达现实中不敢说的真话。如果社会制度持续改善,疏导渠道多了,民众情绪就会自我平复分散开去,人们制造热词的愿望就没那么大了,即便有,也只是出于娱乐消遣,就像人们围观网络红人一样。

 

高明勇:热词毕竟是一种文化现象,或者说是一种传播现象,这种现象有碎片化、即时性等局限,难以担当起“冲击”“变革”的角色,尽管有时客观上也会有这些色彩。如果出现你说的情形,热词可能会从“浓缩观点”转向“浓缩知识”,回归本来的面目。


粗鄙的热词最终会消失无踪


记者:以前有一种叫“快闪”的运动,在很短的时间内能招来大量拥趸的围观和参与,又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散开。现在的热词来得快,去得也快,也算是一种词语“快闪”运动?

 

韩浩月:这与网络平台的媒体属性有关。一个热词,在传播过程中从有意义到无意义,期间的周期很短,可能几天,可能几个小时。主要的原因是,参与传播的人多了,失去了辨识度;参与其中的传播者,如果其情绪得不到回应,没有双向互动,也会很快失去共鸣。

 

高明勇:围观者围观的不是热词,而是热词所浓缩的热点事件。热词的产生土壤,就是当下的社会生活。一旦新闻事件的热度冷却下来,热词的新闻性、时效性也会随之淡化。但,热词的寿命长短不一,有的可能昙花一现,无声无息,有的可能进入常用词汇,广泛使用,比如“给力”一词,曾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

 

同时,热词的寿命,也与新闻的持续时间有关,如果新闻持续较长,热词就会非常顽强,比如之前的“正龙拍虎”,如果新闻没有后续,热词就会不了了之,比如层出不穷的“XX门”、“XX体”。

 

记者:“热词”的寿命普遍这么短,那它最终能够留下什么?

 

韩浩月:真正有历史意义的“热词”,无疑会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种语言,并被收录进辞典。可事实上这样的热词少之又少,多数是被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给消解掉。

 

但不得不说,对于时事的关心所催生的时代热词,正在以民间视角记录着不一样的历史。“车牌割据”、“染色馒头”、“查三代”、“八卦反腐”、“官心病”、“曝光时代”、“房岸线” ……一个热词的背后,或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死结,或是一个无法找到解药的病症,或是一种类似自暴自弃的恶搞,热词对于社会时政的高度关注,是愤怒的批评,是尖刻的调侃,是无奈的自嘲,在时代的万花筒里,这些热词是一个个黑洞。

 

  评论这张
 
阅读(27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