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只有电视机厂商才关心电视的死活?  

2012-06-13 09:26:3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北京商报》报道,艾瑞咨询数据显示,面对个人PC、互联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的冲击,在北京电视的开机率仅仅为30%,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电视,电视已经成为客厅的一个摆设。而电视观看人群的年龄结构也开始“老龄化”,40岁以上成为收看电视的主流人群。

 

核心观点

 

李星文(知名电视剧评论专家):电视机开机率降低的主因,是技术变革造成年轻观众的流失,与电视节目内容关系不大。提升开机率的有效措施,就是走电视机与最新的网络技术的“联姻之路”,提高电视节目与网络节目的重合度,提高人们看电视机荧幕的舒适感。

 

韩浩月(著名文化评论人):电视机由奢侈品、必需品变成了装饰品。但电视不会消失,电视内容得转变。近些年来电视领域出现的新变化,主要是由电视机生产商推动的。目前,电视台的收入渠道依旧单一,主要是靠广告,造成了电视节目唯“收视率”的畸形发展;主管部门依然没能将“管理”转变成“服务”。

 

宋子文(知名文化评论人,影视策划人):接连遭遇各种“限娱令”“限剧令”等限制的民营资本和地方电视台,为保证“安全系数”,得重新调整之前在市场化中形成的商业模式。而这是需要时间的。他们只好在别人做好了之后再去跟风;在一部剧比较热了之后再花大钱竞买。这样固然造成了题材雷同、热剧通吃、观众选择少等弊端,但也是无奈之举。

 

云飞扬(知名评论人):电视台一直在宣传平台和商业平台的定位中摇摆,一直都没有找到平衡点。能直接影响电视台播什么性质的电视节目,是拥有评价权两个话语群体:一是年青的话语精英;一是倾向保守的退休老人,他们的干预能力很大。除此之外的大量普通观众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们的口味如何并不明确。

 

长期成为国人客厅娱乐主角的电视机,在某种程度上像黑洞一样,吸收着无数人的眼光和时光。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电视难以吸引年轻人的眼光,电视开机率不断大幅度下滑,其霸主地位受到严重挑战。

 

电视机在隐退,那当初吸引人的“电视文化”是在隐退,还是在转移升级呢?电视霸权受到的互联网怎样的挑战,又该如何应对?

 

一、电视机由奢侈品变为日常用品经历了30年

 

电视机正在经历由奢侈品、必需品到装饰品的过程。导致其地位下降的原因,有技术变革的冲击、新生代观众的习惯变化、电视台定位不明等。受访者普遍认为,电视开机率走低与电视节目内容关联不大。

 

记者:开机率不断下降,说明整体上电视机的地位正在转变。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背后的原因有哪些?

 

韩浩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的邻居家里有了村里第一台电视机。乡亲们都赶去看稀奇,邻居家有成为公共场合的趋势,为此不得不限制人数,那些能借光看上电视的人都感觉受到了特殊的待遇。那时,不管是权贵家庭还是普通家庭,电视机都是身份、财富的象征,比现在的“奢侈品”还紧俏,要买上一件可是要找关系、走后门的——这些情节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这部电视剧中,有过渲染得特别到位的描写。

 

在后来一段漫长时期,电视机成为家庭“三大件”之一,直到2001年我还花了2000多元买了台彩电给妹妹当嫁妆,那是我一年的纯收入。普及率提高后,电视机也就失去了早期的稀缺性、神秘性,随着电视机成为客厅娱乐的主角,看电视成了一股潮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聊的很多话题都是从电视节目里来的。

 

互联网兴起后,讯息多元且富有个性,那种虚拟社区的双向互动让网民感受到一种融入感,尤其是视频网站发达后,网民可以随时、随地、无广告低搜索点播想看的节目,鼠标进一步代替了遥控器。

 

人们眼界开了,文化娱乐的观念也同时变了,电视这种单向传输影像、观众被动接受讯息的方式,落伍了。“看电视”成了老土的代名词,成了中老年家庭妇女的专利,年轻人要是看电视,别人会觉得你无所事事。目前,电视机作为客厅装饰品的成分更多一些。

 

李星文:改革开放之前,人们日常生活太贫瘠了,改革开放后,人们开始拥有自己的私生活,有了娱乐消遣的需求。电视机做到了“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极大地拓展了人们的视野。可以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人们生活改变最大的可能是电视机,以至于电视机成为了改革开放的一项标志。

 

随着科技的变迁,选择多得让人们患上了“选择综合症”,电视机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由之前的50%稀释到1%。目前,守在电视机前的群体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打发时间、养成习惯的中老龄人;一类是因为经济比较困难的群体,看电视这种消遣方式很廉价。而开机率下降,主要是电视机前的年轻观众在流失。

 

云飞扬:一段时间里开机率下降是趋势,越来越多的人用鼠标不用遥控器,包括一些老年人。但下降有多少的数据是值得怀疑的,这些数据或被污染了。

 

记者:电视节目内容的性质有没有随之起伏变化呢?

 

韩浩月:在我国,电影和电视节目的开放程度相较以前是高了,但并未完全从教化、宣传的任务中解放出来。作为最为大众化的传播平台,我国的电视节目总体是传统和保守的,很多能在电影和小说上讲的话,在电视上就不能讲,因为电视太大众了。广电总局出台诸多“限娱令”也体现了官方对电视平台的重视,目的是让电视台制作和播出更多新闻、科教、记录等节目,问题是这些节目内容有严格的限制,很容易变成宣传教育性质。

 

出于对宣传教化的反感,观众当然会抛弃电视,选择有更开放、空间更大的互联网。电视开机率自然也会降低。

 

宋子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主管部门鼓励民营资本、鼓励创新的大背景下,电视节目花样百出地进入蓬勃发展期,电视机成为国人娱乐的绝对主角之一。在此基础上,电视节目形成了一套符合中国人口味的商业运作模式,知道什么群体的观众,偏爱看什么类型的电视剧、综艺节目……这一时期,电视节目是在“创新”的指引下走向专业化发展道路的。

 

进入新世纪以来,一些民营资本和地方电视台刚刚在市场化中站起来,却接连遭遇各种“限娱令”“限剧令”等禁忌。在这种氛围下,为保证“安全系数”,之前在市场化中形成的商业模式要重新调整,很多民营资本和地方电视台有创新的胆量,暂时不敢有或没有创新的举措,只好在别人做好了之后再去跟风;在一部剧比较热了之后再花大钱竞买。这样固然造成了题材雷同、热剧通吃、观众选择少等不好现象,但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记者:回想起我们小时候,总觉得那时的电视节目好看,看不够。为什么现在电视机观众老龄化,难以吸引年轻一代了?

 

韩浩月:我们小的时候,娱乐场所多在乡间地头,娱乐方式很少,玩具不过是跳绳、泥巴、弹珠之类的,简单原始。当看见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匣子”,里面有那么多小人有声有色动来动去时,孩子们全给勾过去了。我相信,那时几乎每个孩子都试图打开那个匣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所以,那时候吸引孩子的,与其说是电视节目,不如说是带有神秘主义色彩的电视机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

 

同样是孩子,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会玩的多多了,电脑、ipad、新奇的玩具,相较而言电视机是最不神秘的了。

 

宋子文:这和年轻一代的生活习惯有关。晚上八、九点是传统看电视的黄金时段,70后80后上完班之后赶着户外应酬、吃饭娱乐,更年轻的90后人索性是在赶功课。可以说,晚上十点之前的电视时间越来越不能吸引年轻人了。生活习惯的变化,会影响接受讯息的习惯。

 

李星文:主要是技术变革改变了年轻一代的生活习惯,旧的一些生活用具的使用率就会降低。电视机不幸也在其中。现在的众多年轻人没有把时间和生命耗费在电视机上,而是耗费在互联网上,要么看的是转移到网络上的电视节目,要么看的是比电视节目更烂的网络节目。因此我觉得,年轻人的流失,与电视节目的内容品质关系不大。

 

二、互联网在挑战电视文化霸权

 

电视能一度成为国人客厅娱乐的霸主,靠什么?在新生的互联网前,这位昔日的霸主是否英雄迟暮?这都得从电视文化的定位和处境说开去。

 

记者:当初电视能成为国人客厅娱乐的主角,与电视背后的电视文化相关。您是怎么理解“电视文化”的?与新兴的手机文化、互联网文化相比,电视文化有何相同与不同之处?

 

宋子文:不论是通过选秀、综艺、明星华丽的服饰还是一部热播剧,电视节目特别适合活灵活现地展现热门事件、制造共同话题等社会时尚,这让人们满足着新鲜讯息、时尚风景、话题交流、新颖富有戏剧性的故事等现实需求。从人们追捧的节目中可以看出,“电视文化”吸引人的特质是新鲜。同时,新鲜也是电视文化的首要生命力之所在。

 

互联网文化有强烈的及时行乐倾向,又因缺乏权威性,带有不正经的色彩。对网上发布的各种讯息,网民普遍采取的是不当真的娱乐心态。很多率先在网上披露的新闻,是经过传统的报纸电视台确认跟进后才有新闻影响力的。也就是说,网络对现实的影响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因此,网络文化只是现实中社会文化的一种参照,其参照意义大于实用意义。

 

韩浩月:在家里时,习惯把电视机打开当做背景,人在做其他的事——现在,这样的场景在国内的家庭中很常见。因此,我觉得“电视文化”的特征,建立在人们早期形成的生活习惯上,是一种惯性文化。

 

而互联网文化的特征是“成瘾性”,因为互联网上所有的产品都是围绕人性设计的。电视文化和互联网文化的对比,就是老太婆与美女的对比。

 

云飞扬:电视台一直在宣传平台和商业平台的定位中摇摆,一直都没有找到平衡点。能直接影响电视台播什么性质的电视节目,是拥有评价权的两个话语群体:一是年轻的话语精英;一是倾向保守的退休老人,他们的干预能力很大。除此之外的大量普通观众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们的口味如何并不明确,而且这一群体也没有想那么多,能看就看不看就看别的,反正有网络有盗版,中国观众的选择太多了。因此,我觉得对大多数没有话语权的普通观众而言,没有什么“电视文化”。

 

记者:电视机在隐退,那“电视文化”是隐退呢,还是转移升级?

 

宋子文:可能有观点认为,“电视文化”里娱乐的一面转移到互联网上了,并在网络上大放异彩;视频网站崛起,出高价竞买独播权,对电视台提出了挑战……这些都不能说明“电视文化”在转移,只能说明网站在和电视台争夺“电视文化”的市场。事实上,电视台和网站之间会划出一条鸿沟,根据自身的优势打拉锯战,不可能说重新洗牌。网络文化和电视文化所争夺的,还是创新能力。

 

而且,网络现在还没足够的实力,挑战传统电视的霸权。以电视剧为例,视频网站用钱炒出的热剧、刷出超高点击率,并没能换来相应的收益。事实上,网站制造的泡沫正在坍塌。

 

当然,也不是说现在的“电视文化”并非就饱和了,它的升级空间还很大,比如美国电视已经发展成熟的“付费模式”,我们国内还没到这一步;主要靠电视剧来支撑收视率,发展路线太单一,没有考虑电视台的繁荣靠的是综合实力。等等。

 

记者:国外和国内的电视文化有哪些不同呢?

 

韩浩月:国外如美国的电视已经发展到3D阶段了,它的电视文化更人性,这与其自由开放的环境有关。比如:美国的时政节目,观众所熟悉的时政人物会在节目上辩论,观众时时刻刻接收到的是真实、有现场感的讯息;再如:为不同观众群体设置不同种类的节目,然后在不同的时段播出,这样就提高了电视的利用率。而在我们国内,电视台不分大小,无一例外都充斥着广告,而且广告是强制性播放的。

 

记者:不论是电视机时代还是互联网时代,人们总是对孩子忧心忡忡。您觉得如何处理科技产品与孩子之间的关系?

 

宋子文:关于孩子“沉迷”的现象,首先是家长不愿意和孩子亲密互动,中国的家长尤其喜欢把孩子关在家里,让他乖一些。但这样也就没法和孩子一起感受一同分享,孩子会把家长视作需要提防不信任的人,那他也就会有不让父母知道的小秘密。

 

怎样赢得信任呢?我的心得很简单,比如我女儿没玩过的很多东西,都是我主动带她玩的。我觉得,没有不可以跟女儿一起看的电视剧,只要和她一起交流,做好价值观的引导就行了。怕就怕打着保护孩子的旗号,这也不允许那也不允许,这样出问题的几率会很大。

 

韩浩月:在我看来,电视对孩子的毒害比网络的大。就我孩子来说,他从网络上学到了一些真实的、未知的东西,知道如何通过网络互动……这些是充满表演、虚伪色彩的电视节目所不能给予的,他从互联网中的获益多于互联网对他的损害。

 

所以,网络没那么可怕,不能让孩子彻底远离网络,同时,也要敦促他学会节制,养成习惯。

 

三、电视机不会消失,但内容必须要有变化

 

电视在市场化过程中形成的商业模式,盈利方式本身很单一,加上顾虑到制作和播出的“安全系数”,电视市场发展的助推手竟然是电视机生产商。

 

记者:在互联网等新媒体的冲击下,传统的电视媒体和相关主管部门可以在哪些方面,作出相应的应对与努力?

 

云飞扬:这两年,视频网站来势汹汹,有足够的钱,也有足够的带宽。但为什么中国的网络没有孵化出好节目和主持人呢?好的节目和主持人仍然在报纸电视台等传统媒体。视频网站也推出了一些独播剧、文艺短剧、微电影,但没有传统媒体参与,他们的影响力仍远远不够。即便是网络擅长的娱乐,也做不过传统媒体。互联网对电视的冲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影响电视发展的,主要是电视节目制作和播出的“风险系数”。想当初,热播剧《潜伏》在拍好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电视台敢播出。

 

韩浩月:电视不会消失,但电视内容得转变。很奇怪的是,近些年来电视领域出现的新变化,主要是由电视机生产商推动的,他们打响电视机市场保卫战,提出“让电视机重新回到客厅”的号召,推出的新产品集合了笔记本、手机等功能,目的是顺应时代的变化。即便这样,电视机还是没法移动,太笨重了。人们还是希望能在上班路上、旅行空隙的时间里看移动接收资讯——“移动”才是传播媒介的大势所趋。

 

与此同时,我们的电视台和电视主管部门在做什么呢?电视台的收入渠道依旧单一,主要是靠广告,造成了电视节目唯“收视率”的畸形发展。要摆脱对广告的依赖,可以考虑增加收入渠道,如靠卖节目内容赚钱,开发点播服务等服务收费项目等。电视的受众面如此大,只要有1%的人选择,市场就很大。至于主管部门,要把“管理”转变成“服务”,放水养鱼。

 

李星文:在我看来,既然电视机开机率的降低的主因是技术变革造成的,与电视节目内容关系不大,那提升开机率的有效措施,就是走电视机与最新的网络技术的“联姻之路”,提高电视节目与网络节目的重合度。事实上,现在的“数字机顶盒”、“云电视”,已经逐步将网络上包罗万象的讯息搬到电视机上来了,电视机也具备了点播的功能,电视机观众不再是被动的接收讯息,而是具备了一定的自由选择权。再就是电视机荧幕比电脑大得多,要在视听体验上做好功夫。做好这两点,我觉得开机率可能会有较高的提升。

 

再就是电视节目内容上要突破。比如说今年以来,电视荧幕有六、七成是关于夫妻那点破事、婆媳间那点别扭。主管部门得放宽题材控制了,让观众有更多的选择;另外电视产业的发展要规范,尽量不要出现暴冷暴热的现象。但事实上,由于热钱的涌入,演员片酬、制作成本都唰一下上去了,网络播放权由过去的十万一集飞升至百万一集,这都不利于电视产业的良性发展。

 

宋子文:电视面临的问题,与相关政策导致的电视市场化不够有关,它让一些民营资本和地方电视台回到了“装孙子”的年代;一些高高在上充斥着教育口吻的节目却重新占领荧幕“装大爷”。

 

电视的发展,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官”字脱不掉的环境里,在电视节目上作市场化考量的创新。(《贵阳日报》记者:郑文丰采写)

  评论这张
 
阅读(7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