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乱扣“三俗”帽子是自取其辱   

2013-01-09 15:20:15|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浩月
 
电影《泰囧》票房在接近12亿时,迎来了一位教授猛烈的批评,这位来自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名为晓苏的教授,毫不客气地给《泰囧》戴上了“三俗”帽子。
 
一边是观众蜂拥而来、好评如潮,一边是知识精英集体缄默、不予置评,《泰囧》就是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中,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国产片记录。晓苏的言论之所以被关注到,不是他的评价有多精准和到位,而是他的教授身份,无形中,他扮演了一个知识精英向底层审美宣战的角色,可惜地是,他就像孤独的堂吉诃德在可笑地斗着风车,根本没人投来赞赏的目光。
 
“三俗”说法源自2006年2月,一群相声界的表演艺术家提出要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直指郭德纲,但当时风头正劲的郭德纲根本没被此大棒打倒,反而趁势创作出相声段子《我要反三俗》,四两拨千斤般轻易化解了他成名后面临的一大危机。
 
此后六年来,“三俗”说法时有发生,比如2007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2010年《非诚勿扰》等相亲节目被批“三俗”,以整改才换得继续生存……在晓苏教授再提“三俗”的时候,这个词其实已成落伍词汇,因为这两年来,文化市场不断放开,公众智慧持续提升,对文化产品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和判断能力,专家意见只能是一家之言,人们已经学会用脚投票来支持喜欢的艺人或作品,“三俗论”失去了生存空间。
 
回顾短暂的“三俗史”,不难发现发声者要么是圈子老人,要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学院专家,要么是某协会组织,对于他们的批评对象,观众虽也常有尖锐评断,但角度各不相同,少有拿“三俗”说事者,值得一提的是,喜欢俗、热爱俗、追捧俗的群体声音已经形成,理由很简单,“俗人就爱看点俗作品”。
 
郭德纲依然很红,并且要在今年上春晚,《非诚勿扰》牢守周六周日收视率第一位置,《泰囧》的票房征途还未停止……被批“三俗”的人或节目、作品,体现出顽强的生命力,这背后有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存在,绝非一个“三俗”就能武断定论。
 
我认为,被专家、协会组织所批判的“三俗”作品,之所以未被“斩草除根”反而愈加普遍,不是这些作品自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时代进步、年龄差距、文化更迭等诸多元素,导致不同群体的审美发生了断裂,对此拥有解释能力的知识精英,虽然不尽认同“三俗”(大众流行文化),但并不愿拿起批判武器站到大众的对立面,而用美学角度来评判《泰囧》这样的作品,难免驴头不对马嘴,因此产生大众流行文化锣鼓喧天、高雅艺术孤芳自赏的局面就不难理解了。
 
“三俗”作品之所以禁得起击打和考验,并非因为人民群众“就喜欢这一口”,而是它们自己寻找到了扎根的土壤,所谓的“接地气”,无非是学名叫“解构”俗名叫“恶搞”的一种创作方式和手段。在网络文化开始主导审美走向的时代,“三俗”成为大众批评、群体表达、集体娱乐的寄生体,一直缺少发言权的人们,通过拥护为自己服务、替自己发声的作品,体现出了存在感,理应分外珍惜,怎么两相抛弃?难怪有人在评价《泰囧》高票房时使用了“观众报复性观影”这样的描述。
 
不懂得分析大众心理,不明白流行文化趋势,匆忙用一顶陈旧的“三俗”帽子来打压。只能自取其辱。
  评论这张
 
阅读(34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