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一只公共的鸭还是私人的鸭?   

2013-09-22 09:56:1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浩月
 
在香港吸引了八百多万人观看的大黄鸭来到了北京,首站落脚点选在了园博园,可是这只鸭子初来乍到有点水土不服,不但因为气没充足显得皱巴巴的,还因为制作单位将鸭嘴部位拼接错了,导致鸭嘴看上去像鸡嘴,在一片吐槽声里,制作单位连夜重新拼制,更换了新鸭嘴,这才让大黄鸭重新神气起来。
 
据北京晚报报道,大黄鸭亮相的首个周六,园博园迎来的6.5万名游客,报道没有统计清楚,有多少人是奔着这只鸭子去的,但围观大黄鸭,成为游客去园博园的一大动力。有动力也有阻力,园博园100元一张的门票价格,也让不少人觉得有点不值,怎么这只鸭子来了北京,成了一只贵族鸭了?
 
最早时,有消息称大黄鸭要率先亮相于北京三环内水域的,这是一个很亲民的想法,市民们开着车上下班,从庞大的大黄鸭身边经过,嘴角会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微笑吧。可惜出于大黄鸭体积太大,运输、充气、固定等工作都比较麻烦,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择在了园博园,不排除在展出一段时间之后,大黄鸭能游进三环。
 
大黄鸭的火,源自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对它的追捧,而这追捧通常又以调侃的方式进行。比如这次进京的大黄鸭鸭嘴变鸡嘴,就被网民调笑成,它是害怕成为全聚德的桌上品、盘中餐。在香港展出时,谣传沈阳游客30多个烟头弄死大黄鸭,搞得香港警署出面否认,称只是例行体检。这不,为了“配合”大黄鸭登陆北京,上海黄浦江一处渡口的一艘游轮变身成了“烤黄鸭”。
 
针对大黄鸭的恶搞,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被传播,对待这只由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创作的鸭子,中国观众一点也没有陌生感,这是一只充满着私人回忆的鸭子,它要么曾经出现在自己的澡盆子里,要么出现过在孩子的澡盆子里,一只捏上去会发出古怪叫声甚至还可能会喷水的小黄鸭,是完全可供亲近的童年玩伴,戏谑或调笑这个童年玩伴,是大人们展现童心的最佳时机,何况在观点战争甚嚣尘上的微博里,能找到这么一个不讨人嫌的共同话题,还是挺难得的。
 
对于这个看上去无比熟悉的朋友,你会坐上公共交通工具,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再买上一张100元的门票去看它吗?这的确会让这个城市里把时间永远当作金钱的人们颇费踌躇。在霍夫曼看来,作为公共艺术品的大黄鸭,无论是买一只它的缩微版,还是亲自去看它,“花小小的一点钱”才会是非常好的事情,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对于大黄鸭能够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欢迎,霍夫曼所说的“没有事件的事件”或是天机所在。
 
何谓“没有事件的事件”?即公众都把它当回事,但当它发生时,真的就成了生活里值得念想一下的事。而想要把这个事往前推动一下,前面面临的障碍越小越好,声势营造得越大越好,让公众置身事件之中,再小的事也成了大事。所以,大黄鸭能成为公共话题,在公共传播上就要先声夺人。在去香港展出的前几年,霍夫曼就联系香港的生产公司,希望每年送给民众大概一万只小黄鸭。这些小黄鸭的成本是怎么消化的,再进一步,大黄鸭展出有没有商业利益,有的话会是多少?这些都是人们不甚了了的信息,但在话题汹涌的掩盖下,也没多少人关注这些信息了。
 
大黄鸭的成功刺激到了国内的一些艺术家,有著名的艺术家、行为艺术家就对大黄鸭的公共性提出了质疑,比如香港的总人数才有700多万,怎么可能由于八百多万人去参观?比如霍夫曼自己承认大黄鸭是根据香港TOLO玩具公司的Bath Duck(小黄鸭玩具)来放大制作的,本身就是个“山寨品”,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不去山寨它?还有人说,大黄鸭身上充满着负能量……
 
大黄鸭究竟是一只公共的鸭还是一直私人的鸭?这其实不是个难解答的问题,首先它身上凝结着童年回忆,有这个回忆的人多了,自然就成为公共记忆的一部分,一方面,它连接着带着隐秘带着暧昧也带着美好的私人记忆,另一方面,它又是可以拿到庙堂之上大谈特谈的文化娱乐话题,大黄鸭身上具备一种奇特的力量,它打破了人与人之间的身份界限、财富差别,它六亲不认却又是每个人的朋友,大黄鸭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权贵通天者,也没法将它据为己有,在人们私密的内心世界里,许多莫名的渴慕和盼望,可以在大黄鸭身上得到。
 
至于说大黄鸭身上有“负能量”,这真是看待事物的一个很别致的角度,让人怀疑持此高论者,究竟往大黄鸭身上附加了多少它所不能承受之重?大黄鸭身上能看到商业痕迹,并且很有可能隐藏着高明的商业运作,但到目前为止,它的商业运营还没表现出明显的庸俗化,在“贩卖美好”的过程里,它还在坚守着底线,这在各种艺术家和艺术品纷纷向商业投降、献媚的今天,它已经做得不错了。
 
大黄鸭的成功是艺术简单化的成功,是对生活习惯、社会心理、休闲习俗、娱乐审美等进行的一次巧妙嫁接,它可能是创作者打激灵时的产物,但胜过一些艺术家苦心钻营捧出来的令人觉得枯燥无味的作品。在大众文化与精英艺术的话语权争夺中,大黄鸭成了一枚重武器,它的轰然落水,见证着这个时代大众文化的沉重分量和无处不在的影响力。
 
在园博园湖水中此刻不知睡意的大黄鸭,无论它的体积有多大,都更改不了它曾经游弋于澡盆的事实,那个时候,没人想到有一天它会成为庞然大物,成为一个被数只鼓风机吹涨起来的城市图腾。(首发《博客天下》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28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