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谁说抢红包就是掉进了钱眼里?   

2015-03-10 14:42:5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常人们会认为,元宵节之后,年才算过完了。羊年元宵节当晚的最后一刻,我在一个微信群里说,“年过完了,看你们还有什么理由发红包、抢红包?”,话音未落,就有三四个红包被抛了出来,竟然有一位发红包的理由是,“洗澡睡觉前最后发一个红包。”

     整个春节我都没有参与抢红包大战,但这并不意味着作为旁观者就会不受影响,电视里,网络上,朋友圈中,都是有关电子红包的信息。有人征询我对抢红包的看法,我的回答是,我不抢,但不反对别人抢,看大家不分男女老幼抢得不亦乐乎,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批评抢红包者的出发点是,认为这种行为影响了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流,每个人都捧着手机指指戳戳、摇摇晃晃,让亲情变得疏离。其实这不是抢红包的错,而是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生活与交流方式的改变,没有了红包,不同代际的人,在春节期间的过节方式也会不同。我反而觉得,让那些长大之后再也没收到过红包的成年人、老年人,能通过这个形式重新获得一点童年的乐趣,是好事。

    也有人认为抢红包是中国人掉进钱眼里的表现,这就有点上纲上线了。无论是企业发的拜年红包,还是微信群里飞来飞去的红包,其实里面包的金额都不大,绝大多数人,抢得不是那几块几毛甚至几分钱,抢得是一种乐趣,一种新兴的、被赋予了时尚元素的、属于电子时代的特殊乐趣,其效果,约等于游戏“斗地主”。

    红包的发与抢,是游戏化社交的体现。据说为了让电子红包深入人心,开发团队进行了精密的策划,从人性的每个细微角度出发,为红包插上了满天飞的翅膀。红包社交其实是现实社交的一次网络移植,相信观察者已经得到共识:那些乐于发红包并接受抢红包赞赏的“土豪”,更多是公司老板、部门领导、行业名人,是社交群组中的长者、受尊重的人……发的人以低于实物红包的成本,实现了与人亲近的目的,抢的人也在无形中参与维护了群组关系,这一切都在“游戏”的外衣下进行,多了其乐融融,少了尴尬。

    春晚成为春节新民俗已有定论,今年大面积蔓延的红包,把春晚的风头抢得一干二净。以往年假后上班,春晚话题总是能延续十天半个月,羊年春晚过后却少有人提,反而是抢红包被延续到了元宵节。那么,抢红包会成为春节新民俗吗?

    从文化的层面看红包,这个拿红色纸张将金钱包起来送给晚辈的东西,其历史恐怕和春节一样悠久,其简单又富有情感深意的寓意,一直没有褪色。所以,电子红包只不过是纸质红包的一个载体上的变化,其承载的祝福之意并没有被动摇,既然红包已全面上网,那么抢红包也借助纸质红包的古老习俗之东风,顺理成章地成了春节新民俗。

    众所周知,电商大搞抢红包,背后的商业诉求是推动移动支付。就今年实现的良好效果看,明年的抢红包大战还会更激烈。但真正考验抢红包与新民俗是否能够建立长期联系的关键在于,当电商不再投入财力做推广,当人们像玩腻了其它电子游戏一样,不再靠电子红包交流感情,那么抢红包的新民俗符号就会被剥夺,会还原它的本色。

    不过,就我个人的判断来看,就像移动互联网让人们的社交、消费发生巨变一样,抢红包作为一个历史性事件,会长久地写进人们的春节记忆中,并且在将来会无限绵延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