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武玮先生》:与深渊对视但不成为深渊  

2015-04-02 11:22:10|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玮的音乐里有一种对地域性的强调,这一点在她之前的专辑《真核》、《女唱师》中,作为一个显著的标签就以存在,到了这张新唱片《武玮先生》,注重地域概念的使用,依然是她传递内心炽热的主要方式。

    在主打歌曲《西北东南》中,地域名称被频繁使用,长江以南,淮河以北,黄河以东,关中长安,许昌,九江,兴安……在这些地名勾勒出来的地图中,能想象出一位歌者内心的漂泊感,或许不是漂泊感,而是一种关于寻找的情绪。

    武玮的歌词富有画面感,而且偏于清冷,她的歌词脱胎于诗,比软弱的流行音乐歌词要开阔、强大。“我住在江苏宿迁,此时已是夜里九点,笔直的公路踩乱了稻田,来往的车辆不留一丝情面”,她的讲述,充满了流动性与暂时性,她的意识,习惯以天与地作为终极界限。

    童年是武玮创作至今未枯竭的源泉,在《武玮先生》中,关于童年的描述不断撞入眼帘,和以前的作品相比,这张新专辑里武玮的童年记忆更加清晰、简洁,口语化的歌词然而制造出更强的感染力,“小学门口的树亭亭玉立,树下的喇叭花都已死去,我很好奇为什么,它们要死在一起”——《楚地的面目表情》,武玮试图带领听者,一起去阅读在过去时光已成永恒的卷幅。

    武玮作品里的伤痛感一直很尖锐,我曾听过她在一部话剧里,演唱一首声音与旋律皆优美的作品,这样的声音与演绎方式,是世俗但却非常打动人的,如果她面向大众歌唱,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流行音乐歌手,但武玮选择了不这么选择,她一直在用偏于尖锐的演唱来尝试进入听者内心,不知道是出于对音乐风格的一种坚持,还是艺术审美层面的偏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物质与名声的诱惑下选择冷漠以对的人,她的创作是值得尊敬而非揣测的。

    如果童年是个深渊,武玮选择与深渊对视,“九岁上下,她爸爸死了。有人问她,‘你为什么不哭?’,她粉拳紧握,说:‘我不能,他们想看我的笑话!’”——《丑小鸭之死》;“我怕我变成一块玉,喜欢我的人就找不到我了,他们会伤心的。”——《委然》;但武玮本身没有变成深渊,在阴影缠身与轻身跃过之间,她掌握绝对主动权。

    至于为何自称武玮先生,在《武玮先生有一串珊瑚》中,她这样解释,“她喜欢与人相处,却总是一个人出入,她性格太强烈,所以孤独”,这或许是对自己女性身份的一种反抗,但我更愿意相信,通过这种自我命名,她想寻找一种在创作上更高的自由度,不被自己的性别角色束缚。

    反浪漫、反诗意,以清冷与残酷来遮掩柔弱与不安,尽管如此,武玮作品的整体风格,仍可以划归诗歌的范畴,诗与歌,是她摆脱不了的创作宿命,也是她凭借于此行走在开阔大地上的武器。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