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在南方名城寻找北方味道   

2016-04-04 17:36:11|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泉州风雅颂书店老板连真发来一个问题,“用‘美好’一词来形容泉州并不为过吧?”,岂止是美好,简直是好美。那天在安溪的清水岩,车过半山,雾气弥漫,驶到山顶,阳光初现,凝视山中,雾白如乳,翻滚不息,真是开了眼界,对云山雾罩这个成语,有了物理意义上的理解。

泉州人对美景比较低调。这可不是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而是泉州的人文,要比景色更值得叙说。走在泉州,宛若走在历史深处,出生于这儿以及在这儿生活、盘恒过的历史名人,排起队来可绕泉州一圈,这次因为时间关系,仅走了李光地故居、李贽故居,看了弘一法师舍利塔,看泉州朋友的架势,可能在泉州呆一个月,连名人故居都看不完。

这次泉州行,是应人民文学出版社之邀,去安溪参加黄永玉先生《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八年》的首发仪式。黄先生少年时曾在安溪求学,留下了许多调皮往事,成了可爱的老头之后,仍是佳句频出,这和他在安溪的那段开心的生活有诸多隐秘联系。出了厦门机场,被安溪的人接管,一路翻山越岭,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安溪县城。

《安溪报》的编辑陈先生很年轻,同行的六根叫他小陈,我则称呼他老陈,老陈一路上说经常读到我的文字,一开始我还不太相信,觉得是客套话,后来发觉真的是,便又增添了好感,吃饭的时候常邻座,每当他劝酒不力的时候,我也常反客为主,帮他对付我们这帮北方佬。

安溪人喝酒像北方人,做事也有北方人的豪爽,包括到了泉州之后,饮食方面也很是符合北方人的口味。路上听到六根之潘采夫闲谈,说泉州人有不少是当年从河南的南阳迁移而来,咨询了一下,南阳人种小麦、吃面食,典型的北方人特征。写到这儿的时候,泉州新认识的朋友刘建燃在朋友圈留言,“我们都是北方过来的”,问是北方的哪里?曰河北唐县。看来,泉州人骨子里有北方人的特质不是虚言,历史上为什么这么多北方人跑到泉州,有了解情况的人写出来,会是一段好看的故事。

安溪人的生活方式带有北方味道,这在参观李光地故居时得到了验证。到李光地故居的时候,李光地的第十一代孙亲自接待,“今天我开正门迎客!”,这位颇具族长风范的李先生,打开李光地故居大门的时候,那股豪爽之气令人心头一热。进入正厅之后,发现两侧有老幼妇孺正在开午饭,长条大桌上,热菜热饭热气蒸腾,人们或坐或蹲或边散步边扒拉饭,和我的老家山东人的吃饭方式酷似,当下一股亲近感油然而生,再加上中午腹饿,恨不得讨只碗盛点饭来蹲墙根吃个饱。

可惜脸皮薄,没好意思说出口。问了身边一位当地人,在这儿吃饭的都是什么人啊?胆儿这么肥,可以在文物保护单位大快朵颐,当地人也不无羡慕地说,还能有什么人,文渊阁大学士的后人!这下子明白了,李光地的后人,在他们自家的宅院里,当然爱怎么吃怎么吃了!随后在李宅的旁院,还看到有人在地上铺了铺盖,看样子晚上是有人住在这里的,在如此有文化的地方吃饭睡觉,观月听雨,快意当十足。

在泉州参观李贽故居的时候,也发现了在一堆文物当中,也居住着李贽的后人,顺着门往里看,饭桌、冰箱之类的家用品赫然在目。于是心想,有人住的地方,这些文物单位才会更有人气吧,不像其他地方,把人家的后人赶了出去,加上了玻璃挡板,拉上了警戒线,让这些地方不再是活生生的,莫名地让人感觉到死板。这样不好,所有的名人故居的产权,应该是属于名人之后的。游客看到名人的后人,仍然安居于祖宅里,会多一些踏实感吧。

在安溪的三天,均有雨。雨不大,不用打伞也可出行。黄永玉先生作品研讨会开始之前,有两个小时的闲暇,和六根老大李辉、老二叶匡政、黄永玉公子黄黑蛮,在细雨中沿十里诗廊的河边散步。黑蛮老师是画家,长居香港,气质儒雅,与李辉年龄相近。雨中黑蛮老师的鞋带开了,李辉随即传授鞋带的终极系法,情急之下亲手示范,用典型北方人的手法,帮黑蛮老师把鞋带绑了个结结实实,雨中看到老哥俩的这温情一幕,心里十分羡慕。

安溪城里的这条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河岸两边的石质栏板上,刻满了诗,诗旁,长满了巨大的榕树,榕树的根裸露在外面,像雕塑。路过一塔,兴建于明代,泡在一汪水里,屹立不倒,结实异常,看样子过一两千年也会依然如是。这座文物就树立街边,根本不算有严格的保护,也没人破坏,这是南方的好,不太受政治影响,战乱也少,文物得以幸存许多。北方爱打打杀杀的人太多,南方人只管冷眼旁观好了,过好自己的日子是正道。

离开安溪后去泉州,第一站到了清源山,看老君岩,据说他是用一块巨大的原石雕刻的,屁股是坐在山地里的,这就是所谓的接地气吧,平常在别的地方看各种雕像,多是高高在上受人膜拜,老君岩虽身形高大,但却与众生平起平坐,这点非常难得,叶匡政形容说,“如从地里猛然长出的,还冒着热气”,这好比形容一个人有“人味儿”。

泉州人的待客之道,非常有人情味儿,在性情上,有北方人的感觉,但在处事上,有南方人的细致,不会让客人有压力感。在泉州的时候,《泉州晚报》的副总编郭培明先生全程都在,他和他的朋友们对六根进行了舒适的接待,乃至于时间只有短短两天,却产生了相处许久的朋友感。城市气质其实就是人的气质的体现,我有一个“特异功能”,每到一个城市,只要和这里的人有所接触,就能立刻感受和发现城市气质的独到之处,泉州的大气与精致,来自她的文化底蕴,也来自当下泉州人对城市的建设与付出。人们喜欢旅行,除了要到名山大川、文保建筑那里满足拍照留念的需求外,更多还是要与那里的人有交流,体会城市的人文与历史在现代人身上的延续。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