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浩月的博客

转载联系:haoyuehan@163.com

 
 
 

日志

 
 
 
 

谁把高晓松简单的忧愁搞复杂了?   

2016-04-08 09:46:5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桌的你》大卖了四亿之后,《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来了,这部电影选择了“清明节档期”,这可不是毕业季,离暑假的狂欢也还远,听过这部电影同名歌曲的,都40岁上下了,所以它的目标观众,都是中年人——从这个角度看,选的档期也对,中年人不是都喜欢挑个日子,来祭奠自己的青春吗。

这部电影,和内地此前公映的青春片并无二致,打架斗殴、恋爱、对啤酒瓶子撒尿、描绘校园生活的纯洁、刻画社会残酷……如果说有点什么进步的话,它还学到了文艺范,以及台湾青春片的小清新,可是这和我们这帮中年观众又有什么关系?当年听老狼这首歌的时候,内心的感觉和电影带来的感受,是完全不能重合的,看完电影心里若有所失,细细想来,兄弟,你偷走了属于我们的忧愁。
高晓松作词的那首歌,很简单,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是个内向的孩子,爱摇头,爱写信,对爱情只字不提,整首歌,除了表达想要回到校园看看的愿望,传递给听者的,就是那股淡淡的忧愁味道了。它能够流行起来,也和这股简单的忧愁有关,如果它像电影一样,什么样的商业元素都想要,估计也早就如其它混乱做作的流行歌曲,被时光无情地淘汰了。

歌曲《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发表于1994年,是大地唱片《校园民谣1》中的一首代表作。1994年,没有互联网,自然也没有什么社交媒体,电影市场恶性严重,全年票房不过十多亿元。那年最大的文化现象,莫过于校园民谣的出现,《校园民谣1》中的歌曲,都是仍在校园或走出校园不久后的作者创作的,每首歌都有属于它的真实故事。

1990年代的校园生活,固然有着诸多青春片所描述的打架、堕胎、失恋等现象,但那一批校园民谣的创作,本能地逃避了暴力、阴暗等不好的一面,选择了真诚、简单与纯洁,作为音乐的主旋律。校园民谣流行的那几年,是历时最长的一段校园纯真年代,伴随着新世纪的到来,社会生活不断影响校园,复杂的价值观让象牙塔不再是世外桃源,当初活跃的那批校园民谣创作者,除了高晓松仍然是关注度很高的公众人物外,其他的多主动边缘化或被动边缘化。

和“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一样,走出校园的人们,也不再相信忧愁。在成功学霸占中国人精神生活的这十多年里,忧愁被认为是无能、缺乏斗志、没有责任感的表现,与忧愁相伴的诗意、浪漫等词汇,也失去了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强大寓意。所以,当前几天高晓松、许巍合作的歌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刷屏时,它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人对歌中写到的“诗和远方”不屑一顾,调侃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羞于承认曾经的忧愁,竭力掩盖深藏于内心的忧愁,成为现代人故作强大的铠甲。

引领这一轮青春片热潮的《致青春》,为后面的青春片创作提供了一个模板,这部电影的内在,其实说的就是校园里的忧愁被社会上的残忍所覆盖的过程。但近几年的青春片出于商业方面的考虑,已经没法把当初属于歌曲的意境拍摄出来,否则那将会是观众心目中“虚伪、造作”的文艺电影,为了票房考虑,这些青春片只好强化故事中的“刺激”元素,所以当年校园生活中的那些可以在当下吸引眼球的细节,才会被放大成为电影的故事主情节。谁敢提忧愁?提的话的票房肯定会让投资者发愁。

高晓松是这部《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电影监制,他其实和电影名字一样,都属于IP范畴,电影的最大看点,也在于高晓松和他创作的这首歌的名字,至于故事和歌曲以及它所诞生的时代有什么关系,没人会太在意。兄弟,你偷走了属于我们的忧愁,不过这没关系,反正那些无法言说清楚的忧愁,也不是一部电影或一种类型的电影所能承载的,那股忧愁在过去的时光里飘,和当下的电影、眼前的生活,没有太大的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440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